您现在的位置:主页 > 社区 >

社区

魔兽兴衰论坛浮沉

  【旅游资讯】2021年莫高窟开放特窟介绍。打开NGA的App,开屏画面中有一个身着宇航服的小人,远处有一架遭遇事故的火箭,爆炸得很艺术。小人在宇宙里漂浮,手中紧握着游戏手柄,下方则是吸睛的论坛标语:“即使身处绝境……也要先来一局!”

  NGA,全名艾泽拉斯国家地理(National Geographic Azeroth)。“艾泽拉斯”这一地名出自《魔兽争霸》与《魔兽世界》,早期的NGA因魔兽系列游戏而聚拢了一群用爱发电的爱好者,他们建立起中国大陆最权威的魔兽资讯网站之一——或许没有“之一”。

  在魔兽最火热的年代,NGA如同史诗前线年初建起,NGA在用户心中的定位始终是“精英玩家俱乐部”,无数大神曾在这里贡献出精品化的游戏攻略。

  如今硬核内容仍是NGA的支柱与灵魂,然而中国游戏界早已不是世纪初的面貌。二十年风云变幻,走下神坛者有之,异军突起者有之。玩家见证游戏兴衰,论坛目送玩家往来。

  2014年起,NGA开始大力推行移动端App。前段时间,“冷门歌手孙燕姿”的说法登上热搜,这一名梗就是起于NGA网友发言,帖子很快盖上了几百楼。2021年的今天,NGA有着形形色色的非游戏版块,剧本杀、曲艺、网络文学爱好者都各有专区,新老用户涌入其中。有人讨论娱乐八卦和股市资讯,也有人分享自家萌宠和装修心得。

  2004年2月,NGA的网站发布了一则重磅喜讯:NGA成为唯一获得暴雪专题网站计划(Blizzard Fansite Program)官方认证的中文站点。比认证更重要的是,NGA因此获得了参与《魔兽世界》BETA测试的宝贵名额。在当时的中国魔兽圈,这是条石破天惊的大新闻。

  《魔兽世界》(World of Warcraft)是由暴雪娱乐制作的第一款大型多人在线角色扮演游戏,以即时战略游戏《魔兽争霸》为背景。秘密开发数年后,《魔兽世界》终于进入公开测试阶段。在NGA获得测试资格前,中国玩家只能眼巴巴地观望地球另一端,靠外国玩家的体验报告解渴,等待遥遥无期的国内测试。

  那一年,NGA还用着21世纪初的古早界面,但已然有了几分独特的风格,好似一张徐徐展开的羊皮卷轴,英雄的故事就从这里写起。创始人与版主们在论坛中不断分享最新资讯,为国内玩家打开一扇窗。他们一点一滴地介绍系统界面、基本功能、职业特色、以及尚在雏形阶段的游戏地图。彼时,魔兽玩家们熟悉的暴风城才刚刚诞生,角色等级上限只有30级,如同创世之初,混沌中酝酿雷霆。

  2004年5月,NGA上线职业法术数据库功能。同年6月,NGA迎来了暴雪许诺的3个测试名额。论坛用户越发活跃,优秀的同人绘画作品不断涌现。魔兽同人小说征文活动办得热热闹闹,最终优胜者的奖励是测试账号之一。

  对老玩家来说,当年的纯粹如同吉光片羽,成为记忆中无法割舍的情怀。2004年,一切都仿佛新生,那是荒芜却潜力无限的年代,你无法不对这个瑰丽魔幻的新世界产生好奇与渴望。

  之后一年多的时间里,《魔兽世界》在全球大规模运营,包括中国大陆。十年后,它拥有了超过一亿个注册用户,玩家遍布地球上的244个国家与地区,无论是极地还是荒漠,你总能找到同好。《魔兽世界》最终成了网游史上一座绕不过去的丰碑。

  NGA随着魔兽的流行而成长,论坛布局逐渐细化,兼顾考据党、同人爱好者等不同玩家群体,开辟对应版块。在社区氛围方面,虽然NGA本身并非真正意义上的官方站点,但它坚持与暴雪的官方理念保持一致,严厉反对外挂、代练、金币买卖等不当行为。版规设置严格的传统早有源流,这有力推动了初期论坛口碑的形成,但也为多年后的舆论困境埋下伏笔。

  以魔兽为首的暴雪游戏在NGA都有专门分区,这曾是论坛的主体流量来源。NGA通过高质量、强时效性的资讯和攻略来巩固阵地,在魔兽的黄金年代完成了基础用户的积累。“精英玩家论坛”绝非浪得虚名,很长一段时间内,来自海外的新鲜资讯都是由NGA率先完成翻译工作,继而在中文互联网上广泛传播。

  暴雪娱乐曾是无数游戏迷的梦中情厂,人们盛赞“暴雪出品,必属精品”。NGA为暴雪在中国的声势添砖加瓦,吃满了其中蕴含的人气红利,二者相互成就。2008年6月,NGA迎来了第100万名注册用户。

  魔兽的故事里,阿尔萨斯王子死前听见父亲的低语:“王权没有永恒,我的孩子。”巫妖王之陨成为游戏史上最经典的剧情之一,漫天冰霜震撼了千万玩家,也为暴雪自己留下了静默的谶言。10年代末期,暴雪游戏产线青黄不接,困于内忧外患。员工出走屡见不鲜,电竞布局毁誉参半,风评走入下坡路。任何造神的运动都注定破产,游戏厂商也不例外。

  多年以后,当第一批魔兽爱好者们登陆最新版本的艾泽拉斯,会回想起2004年相聚NGA期盼大洋彼岸发布开服公告的那个夜晚。那时人们没有察觉,自己即将见证一个多么辉煌的时代,更不会意识到,帝国的黄昏紧随其后。

  NGA的定位是“精英玩家俱乐部”,它的实际发展却是以“去精英化”为线年,众人都在苦等《魔兽世界》的第二部资料片“巫妖王之怒”。由于它迟迟未在中国大陆发行,玩家们长期滞留在“燃烧的远征”版本,导致NGA上出现大量与魔兽无关的帖子。于是论坛管理人员作出让步,开放了专门的灌水区,这就是后来的“大漩涡”,名称源于《魔兽世界》。

  大漩涡是用户需求倒逼变革的产物,本身并不具备NGA一贯的精英色彩,而它的生命力恰恰正在于此,人气几乎能匹敌魔兽主讨论区。现在的大漩涡仍是最热闹、最多样化的区域,这里有千奇百怪的话题、多才多艺的老哥,以及不知何时就会意外出圈的神帖。

  也是在2009年,NGA走到了命运的十字路口。当时的论坛管理者与开发者、业内人士合作组建了新的游戏网站178公司对NGA影响深远,商业化运作从此起步。与之互为呼应的是邀请码制度的终结。

  注册推荐码制度始于2007年,当时,没有邀请码的NGA普通注册用户不能发言。邀请码的获取方式几经调整,但始终是一道不低的门槛。它是一柄双刃剑,提高了发言成本,杜绝了小号的滥用,进而净化论坛环境,但是对新人用户并不友好,不利于NGA扩大用户规模。

  2011年2月,NGA发布公告,宣布绑定手机号后即可直接激活论坛发言权限。NGA的无码时代到来了。有批评的声音认为,在精英路线与大众声量的天平上,NGA终究倒向了后者。

  在论坛之外,如虎扑、知乎等网站,NGA的风评每况愈下。争议核心在于管理制度,NGA的版主制沿用至今,删帖与封禁权限集中在一小撮人手中。然而人治总有不能服众之时,许多人嘲讽NGA是“精英治国”,意在批评管理人员滥用职权。

  事实上,从论坛建立之初,NGA就极少听取普通网友意见。严格的管理风格曾是论坛专业性的保障,被滥用时却变成版主一言堂的保护伞,使得版规只管“庶民”。NGA想要进一步发展,论坛管理模式仍是值得深思的命题。

  十余年来,NGA跋涉远行,逐渐从小众论坛走入大众视野。它一边推进运营商业化,一边放开发言限制,在中国游戏圈内站稳了脚跟。智能手机普及后,新的挑战呼啸而来。

  2021年6月,大学生阿亮每天打开NGA的App后,首先完成“刮墙”签到,然后就直奔常去的分区——米哈游公司出品的爆款手游《原神》。如果原神版没刷出什么新奇帖子,阿亮就会去灌水区找乐子——官方名称为“网事杂谈”,但老坛友都习惯了“大漩涡”的叫法。

  大漩涡里什么都有,社会新闻、情感问题,稗官野史和各种稀奇古怪的提问……虽然阿亮对大漩涡近期热帖如数家珍,但他其实搞不明白这个昵称的含义。阿亮猜测“这是和魔兽有关的说法”,因为他听人说起过NGA的发家史。

  像阿亮这样的新用户不在少数。对许多00后玩家来说,“魔兽”一词近乎历史术语,它是童年新闻中描绘的洪水猛兽,关联的是上一个世代的网瘾少年。事实上,阿亮熟悉的游戏大多在手机端。暴雪游戏里,他唯一接触的是卡牌游戏《炉石传说》——“也是因为炉石能在手机上玩”。

  手机游戏开启了一个新时代。《2020年中国游戏产业报告》显示,2020年中国移动游戏市场实际销售收入2096.76亿元,比2019年增加515.65亿元,同比增长32.61%;移动游戏用户规模达6.54亿人,同比增长4.84%。

  移动端游戏掘金无数之际,客户端游戏和网页游戏市场正在一步步萎缩。2020年中国客户端游戏市场实际销售收入559.2亿元,比2019年减少55.94亿元,同比下降9.09%。移动游戏市场与传统游戏市场间的差距被越拉越大,前者尚未触及天花板,就已达到后者无法想象的高度。

  在互联网上,老派的硬核游戏玩家常常自居鄙视链高位,居高临下地斥责“氪金手游”,然而用户基数、营收数据是铁一般的指标。头部手游的社交影响力与掘金能力之强大,是多个备受赞美的3A单机大作相加也望尘莫及的。地铁上抓紧时间来一盘王者的年轻人们,已经用行动做出了选择。

  当手机游戏玩家的队伍日益壮大,服务于玩家群体的游戏论坛便也顺势而为,NGA的扩张是整个游戏行业生态的映射。

  5月底,NGA开辟了《摩尔庄园》手游分区,这是当下风头最盛的新游戏。发行方吉比特披露,《摩尔庄园》开服8小时下载量即突破600万,同时在线人数过百万。《摩尔庄园》频频登上热搜,连续7天雄踞App Store免费榜榜首,吉比特股价大涨。

  至此,NGA手机游戏大类下辖版块达146个,数量上几乎是传统游戏大类的两倍。尽管NGA仍是暴雪游戏的重要阵地,但它无疑已转型为更多元的讨论空间。不论是为了长远发展,还是短期商业获利,NGA都必须紧紧握住玩家流量。玩家的目光投向何处,它就必须朝哪里开辟沟渠。

  Alexa数据显示,2021年5月NGA的全球网站排名在2000名左右,日均独立访客数量达百万量级。

  2004年,曾被尊称为“E大”的站长Ediart在站长手记中写下这样一句话:“如果这个游戏给我带来的乐趣不只在怪物‘叮’地一声掉出好装备来的时候,或是我的人物‘叮’地一声升到了下一级的时候,那该有多好啊!”

  老Z是个资历深厚的NGAer,点开信息列表,能看到他在NGA有过四千多条发言记录——其中大部分已经超过了查看时限。在艾泽拉斯,老Z是驰骋四方的联盟大领主;在魔都上海,老Z刚刚成为两个孩子的父亲。

  在NGA,当少年成长为中年,用户会倾诉自己的烦恼。游戏是家庭矛盾的导火索,爱玩游戏更是常常被视作不负责任的表现。有时人们在一个帖子下抱团取暖,不是安慰别人,而是安慰自己。即使如今老Z习惯了默默潜水,但他仍会给那些鼓励的留言点一个赞。

  《魔兽世界》最新版本开启后,老Z曾短暂地回归艾泽拉斯,又很快选择AFK(away from keyboard,暂离状态)。为了装备下副本厮杀整夜的时光一去不返,因为生活才是真正的搏命战场。所有的史诗终结于鸡毛蒜皮,救世主的赫赫声名敌不过一罐奶粉。老Z笑起来:“任务已经够多了,不用再到游戏里去做。”

  不过他仍习惯闲暇时泡在NGA,去议事厅津津有味地围观前瞻剧情,或是在大漩涡看大伙谈天说地。论坛像一家小酒馆,它离战场很远,举杯欢饮间都是吹牛闲聊。它又离战场很近,因为你总能听到最新的冒险故事,似乎那些波澜壮阔的史诗犹在眼前,触手可及。

  刺猬公社是聚焦内容产业的垂直资讯平台,关注领域包括互联网资讯、社交、长视频、短视频、音频、影视文娱、内容创业、二次元等。